您好,欢迎进入某某环境水务治理有限公司官网!
深圳市环境水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邮箱:youweb@qq.com
电话:0898-66668888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在线咨询

公司资讯

留住蓝天碧水,也要留住万物生灵

发布日期:2021-06-01浏览次数:

“这张照片里可爱的小松鼠是我们大院的常客,每天上班路上,我都会看到松鼠嬉戏,还有成群的灰喜鹊盘旋尾随,深感万物有灵,自然丰富而美好。”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林科院首席科学家杨忠岐向记者展示了他用手机拍下的小松鼠。

杨忠岐所在的中国林科院位于北京香山脚下,院内树木葱茏,花草多样,近百年的白皮松林与牡丹园、丁香园等相映成趣,犹如一个大公园,是城市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典范。

中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加入《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国家之一。在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指导下,我国认真履行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义务,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

随着《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于今年在云南省昆明市举办,全国两会上,围绕生物多样性保护、国家公园、城市与自然等话题,代表委员们展开了热烈讨论。

我国高度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

生物多样性的富贫事关文明的兴衰,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加强生物多样性保护。

从《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将生物多样性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到国务院成立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国家委员会,由副总理任主任、23个国务院部门组成,生物多样性保护在我国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受到高度重视。

物种丰富是生态系统总体稳定平衡的基础,我国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决心不断增强,推进力度逐年加大。

2016年至2019年,围绕长江经济带、京津冀等重点区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生态环境部启动实施生物多样性调查与评估工作。2020年6月,《全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总体规划(2021-2035年)》提出,到2035年,濒危野生动植物及其栖息地要得到全面保护。2021年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十年禁捕。

不仅如此,“我们创造性提出并建立生态保护红线制度,覆盖了所有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功能区,保护了近40%的水源涵养、洪水调蓄功能,约32%的防风固沙功能。各类自然保护地总面积占国土陆域面积的18%,已提前实现‘爱知目标’。”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府参事张洪告诉记者。

60多年的不懈努力成效显著。“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起包括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内的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地体系。同时,将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减贫、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有机结合,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担当、公众参与’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机制。”杨忠岐说。

自然保护地建设亟待打破行政边界

自然保护地是保护生物多样性、增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改善生态环境质量最有效的方法和途径之一。

“我国自然保护地分类体系建设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已难以满足新时期自然保护的现实需求,存在着类型划分不合理、保护目标单一、管理体制不顺等问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闵庆文长期带领团队深入田野调研,一直关注着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自然保护地的科学分类是构建自然保护地体系、实施自然保护地科学管理的前提。闵庆文表示,建议将我国的自然保护地类型明确划分为几类:国家公园,自然保护区,自然公园,风景名胜区,资源保护区。

之所以将资源保护区单独划分是因为,它是一类大多具有生产功能,需要通过一定强度的开采、捕捞、种植等可持续利用活动以实现保护目的的特殊保护地类型,包括畜禽遗传资源保种场保护区、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海洋特别保护区、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以及特种经济林地等。

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是中央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举措。建立国家公园的根本目的在于保护生态系统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但闵庆文发现,在目前10个国家公园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推进过程中可以明显发现,一些试点区本应将周边自然保护地整合起来统一管理,以实现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保护,但却因无法协调跨省利益、解决跨省管理问题而没有实现。

例如,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试点区应整合江西省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浙江钱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区应整合毗邻的安徽休宁岭南省级自然保护区和江西省婺源国家级森林鸟类自然保护区,却都因跨省而未能实现。

对此,闵庆文认为,应参考国际经验和我国实际,将跨界协同保护区定义为按照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原真性所划定的行政区域之外的毗邻区域,并将生态完整、空间连续、功能提升作为其划定原则。

城市生态保护需警惕外来物种,自然生态保护需明晰保护红线

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城市生态建设必不可少。

虽然人们竭力保持原有物种,有意识地进行绿化和园林建设,但总体来看,城市中生物多样性并不令人满意,自然生物种类的减少,物种多样性越来越单一,并带来外来入侵生物泛滥等相关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环境监测站副总工程师杨晓雪说:“行道树能让道路美观,为路人带来荫凉,却很少有人考虑这是不是本地物种。新时代城市绿化,已经不能仅用一个‘绿’字来满足,既要注重数量更要注重质量,科学施策才是出路。”

同样来自云南的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农科院农业环境资源研究所副所长谌爱东也对云南省的外来物种入侵表示了担忧。

他建议,要进一步构建完善农业生物安全的信息数据库和远程风险评估共享技术平台、主要外来入侵物种的快速检测和野外监测的技术方法及标准体系、农业生物安全经济影响评价和生态影响评价的方法和指标体系及主要外来入侵物种的控制技术与方法,严防其继续扩散蔓延。

无论是城市生态还是自然生态的有效保护,都离不开各级政府对生态环保责任的严格落实。

近年来,从秦岭北麓的违规别墅,到洞庭湖畔的超级矮围;从千岛湖饮用水保护区违规填湖,到青海木里煤田超采破坏植被等现象时有发生。综观这些事件,在山水草木、林田湖海的背后,往往牵扯着复杂的经济利益,均存在地方政府严重的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假作为等问题。

张洪说,这些教训警示我们,只有彻底扭转旧发展理念,严格落实“党政同责、一岗双责”,用制度利剑明晰生态保护红线,对破坏生态环境的行为不手软,才能扫清生态文明建设执行落实环节的责任漏洞,确保绿水青山常在,让万物生灵不断繁衍生息。


联系方式

全国服务热线

0898-66668888

手 机:13988889999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

扫一扫,加微信

Copyright © 2002-2022 深圳市环境水务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粤ICP备202031455号